刘谦回应春晚质疑:说没有托,就是没有托。

2019-02-15 13:34:31    来源:
 
来历:界面
 
  刘谦声明原文:
 
  春晚過後到今天,我沒有出聲,是因為各方面單位都叫我不要回應,因為工作牽扯複雜,也說不清楚,所有勸我息事寧人,不要自找麻煩,不要招黑。但這麼多天,看了這麼多評論。心裡很難受,覺得該說的還是要說,聽我說完了,若是還想罵,那就請繼續罵。列位絕對有權利覺得節目不好,或者不喜歡我。我必定反省,改進。
 
  1。我在全國的觀眾面前,說沒有托,就是沒有托。所有參與的觀眾沒有經過排練,通同,我也沒見過,不認識他們。我現在可以再說一次。用我全家的人命發誓。
 
  2。通同全場觀眾如斯,更是無稽之談。現場觀眾看到的,就跟電視機前觀眾看到的魔術了局一樣。至於流傳的‘觀眾偷拍穿幫視頻’其實並不是‘觀眾’‘偷拍’‘穿幫’視頻。現場觀眾沒有看到魔術的机密,那個視頻也不是觀眾偷拍的。詳細气象我無法解釋太多,因為牽扯到魔術行業的重要机密。可是專業的魔術從業人員晓得我在說什麼。總之,在春晚的舞台上,不成能做出通同全場觀眾的瘋狂舉動。我曾經拿過美國魔術藝術學院的年度魔術師獎項,這是歷史上,全世界魔術師的最高榮譽。大师可以批評我的人格,可是請不要質疑我的業務才能。
 
  3。本次的節目,確實是備案。本来的節目導演組覺得私人激情太重。不適合春晚的聯歡氣氛。我個人也希望有朝一日,本來準備的節目能與大师見面。
 
  4。順便說一下,前幾年的‘劉謙下跪日本天皇被封殺事务’,是另一則無稽之談。試問任何有理智的中國人若何會向日本天皇下跪。實際上那是10年前的一個綜藝節目。我與藝人互相在草蓆上跪坐,那本來就是在榻榻米上天然的坐姿。别的,在那節目中,還有另一幕是我坐著,‘天皇’跪著。那我應該算是‘揚我國威’吧⋯⋯
 
 
 
微博截图
 
  春晚過後到今天,我沒有出聲,是因為各方面單位都叫我不要回應,因為工作牽扯複雜,也說不清楚,所有勸我息事寧人,不要自找麻煩,不要招黑。但這麼多天,看了這麼多評論。心裡很難受,覺得該說的還是要說,聽我說完了,若是還想罵,那就請繼續罵。列位絕對有權利覺得節目不好,或者不喜歡我。我必定反省,改進。
 
  1.我在全國的觀眾面前,說沒有托,就是沒有托。所有參與的觀眾沒有經過排練,通同,我也沒見過,不認識他們。我現在可以再說一次。用我全家的人命發誓。
 
  2.通同全場觀眾如斯,更是無稽之談。現場觀眾看到的,就跟電視機前觀眾看到的魔術了局一樣。至於流傳的「觀眾偷拍穿幫視頻」其實並不是「觀眾」「偷拍」「穿幫」視頻。現場觀眾沒有看到魔術的机密,那個視頻也不是觀眾偷拍的。詳細气象我無法解釋太多,因為牽扯到魔術行業的重要机密。可是專業的魔術從業人員晓得我在說什麼。總之,在春晚的舞台上,不成能做出通同全場觀眾的瘋狂舉動。我曾經拿過美國魔術藝術學院的年度魔術師獎項,這是歷史上,全世界魔術師的最高榮譽。大师可以批評我的人格,可是請不要質疑我的業務才能。
 
  3.本次的節目,確實是備案。本来的節目導演組覺得私人激情太重。不適合春晚的聯歡氣氛。我個人也希望有朝一日,本來準備的節目能與大师見面。
 
  4.順便說一下,前幾年的「劉謙下跪日本天皇被封殺事务」,是另一則無稽之談。試問任何有理智的中國人若何會向日本天皇下跪。實際上那是10年前的一個綜藝節目。我與藝人互相在草蓆上跪坐,那本來就是在榻榻米上天然的坐姿。别的,在那節目中,還有另一幕是我坐著,「天皇」跪著。那我應該算是「揚我國威」吧⋯⋯
 
  原问题:刘谦回应春晚质疑:说没有托,就是没有托。
 
兵役登记(男兵) 应征报名(男兵)

年满18岁男性青年应参加兵役登记,已参加兵役登记有参军意向的可申请应征报名。

应征报名(女兵) 招收士官报名
兵役管理部门登录
资助管理部门登录 就业管理部门登录